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流離不過宿命

已不是少年,卻掛著孩子的心智,還是懷念那座長滿青草的矮牆,數著沒有盡頭的心情,喝著沒有調調的童謠,帶著無所謂的表情。但是那一次的轉身,這一切隨之也就走到了盡頭,踩著斑駁的節奏苦守著那已不再的夕陽。
  
  本以為循著回路還可以找回那棵老樹,但看到那盤踞著的老樹根,才發現不見了你。原來我們已不在一個國度,是你腳步太快還是我因貪玩被牧笛聲無意扣留。也許是你有意要我擱淺,恐我會遺忘了身邊的風景,但你殊不知我卻因這風景而擱淺了你,擱淺了你彼年的追尋和我那月的醒悟,只剩下零碎的蒼涼。
  
  身邊的村落是變了又變,我終於知道它不想離我太遠,所以只好委屈著改變自己盼我不要遠離,但我還是決絕的揮手再見。是我給了離開的藉口,還是你給了放棄的理由,恐怕此時的我是最有體會的。俯身拾起腳下的碎屑,那是你苦等的片段,但我已不能拼湊到從前了。只因,只因我信手扔了你給的專屬暗號。
  
  就這樣你走了,帶著我的傷痛帶著我的悔恨,帶走了我全部的童年。我哭喊著告訴你我明白了你的暗號,但我嘶啞的喉嚨卻只唱出了悲傷的歌。我安靜的像個孩子走在沒有你的路途中,渴望著你會在某個轉角等我的回頭,我知道這個場景你一直在上演,可惜的是我一再地錯過,註定只能是你的過客。
  
  時間太瘦,指縫太寬,匆匆的匆匆中,我學會了隱藏悲傷,笑著說堅強。也許是雙子座是典型的兩面性的緣故吧,對此我啞然失笑。大自然的美填充了你華麗的缺席,一個人的時候我會靜靜凝視著天空,看著鳥兒想起泰戈爾的詩。朋友說,要是不懷念從前該有多好,但希望只是一種奢望罷了。又一個冬天,又一個雪落無聲的夜晚,菊香雪白不相讓,隆冬臘梅獨傲寒。如果可以,我多想是那梅花一株,晝裏煙波間,只為你盛開這一季的冬天……
  
  從此,喜歡上宋詞唐詩,喜歡上那江南的青石板,喜歡上古從古樸的文字中找尋你的眉跡,然後一個人笑自己的傻,我想我是喜歡那種感覺吧。我在初雪的縫隙中投下你的剪影,深埋心間,縱然破碎卻也完美,你知道的,我們都很倔強,寧為玉碎不為瓦全。如果你會在某年某月與我遇見,請記得告訴我你回來過,如此,就已足夠。
  
  流離年華,流離的宿命,我推開那塵封的宣紙,唯美依舊,清秀依舊,書寫著關於你的華美,我的依偎。風信子吹來了一切,就連那陽光也被我拋成了身後等你的目光,然而你卻依然杳無音信。窗外,適時還是細蕊初發,此刻,柔若無骨的雪落已成大片的白,那場景,一如你離開的季節那般撲朔迷離。也許,真的是流離不過宿命吧…
返回列表